绿色北京 - 网络绿色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196|回复: 10

[转载]一个野生植物爱好者的行走笔记—枫溪[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5-31 17: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一个野生植物爱好者的行走笔记—枫溪[下]

作者:闽北修竹
来源:天涯社区


    昨天早上没来得及走完的那条沿溪小路,我准备乘今天早餐前的这段时光继续走下去。
  六点起床,出门的时候发现持续了一夜的雨水已经停歇,只是天色灰暗,乌云还压在不远处的山顶。村子依旧那么安静,很少走动的人。夜雨使昨日清澈的小溪变得浑黄不堪,饱涨的水声里不时窜出一两声水淋淋的鸟鸣,我沿着溪边行走,一边小心地避让积存在路面上的雨水,一边打量着岸边的草木。小路分叉处,昨天那棵蛛网萼依旧开在凉亭边上,枝叶和花瓣挂满了水滴。我没有在此停留,径直沿着小溪朝前走,前头就是昨天看到的那栋青砖老屋,远远望去,小路似乎就此切断。走到近前,看见老屋木门紧闭,门廊上挂着退了色的红旗幡,原来是一座社公庙,那里面供着守护一方的土地神。小路在这里转了180度,绕过小庙继续朝前延伸,连接起不远处的一道石桥,那桥看上去有些年代了,全身包裹着青苔,桥头草木丛生。在那里,我又看见了蛛网萼,松松散散的一丛,开满青白色的花。过了桥,沿溪小路陡地变成了上山路,在一个看得见的高处,山路消失于灌木林中。
  这也是一条还在被人走着的山路,能看到明显的修护痕迹。路两边的草木不久前被人铲劈过,黄泥土裸露了出来,成批的蕨菜正在重新萌发。被开辟过的山地,蕨菜总是长得特别粗壮,一枝枝浑圆亮紫,诱得我手痒,恨不得采一把回去给早餐添一道菜,只是早晨时光短暂,我不敢停留,只能悠晃着脚步继续往前走。拐过一道弯,前面不远的地方,山体变成了黑褐色,说明几天前这里曾有过一场山火,现在整座山头光秃秃的,甚至连反应最快的蕨类植物都还没来得及苏醒过来,这使我看植物的心情一落千丈。走过这段暗淡的小路,前面就是一道大岗,在接近岗顶的地方,我被一大一小两只黄牛挡住了去路。看上去它们是一对母子,正埋头啃着路边新冒出来的嫩草,小牛犊首先发现了我,它抬起头,给我一双晶亮湿润的眼睛,母牛也跟着抬起头来,并立刻横过身子,将牛犊护在了身后。我在母牛警惕的眼神里继续前行,只是稍稍放慢了脚步,也许母牛觉得还是避开可能的危险为好,它转过身,带着小牛走上了岗顶的开阔地。
  在平坦的岗顶,我获得了今天的第一个惊喜,在一片继木丛中,我看到了一枝开花的毛柱铁线莲,这是我所见过的花事最繁盛的铁线莲了,整条枝蔓缀满白花,朵朵晶莹剔透,四片花萼平直舒展。在毛莨科植物中,铁线莲是我最钟情的一种,五月里它们开出一串串小十字架一样的白花,到了秋天,它们就会给自己的种子插上一根根美丽的羽毛。
  我决定返回,一棵花枝纷繁的铁线莲,足以慰藉一个没有发现的早晨了。
    
  吃完早饭,我们全体上车,该结束这次枫溪之行了,我的相机内存已告罄尽,而画家们涂抹过的油布画纸也塞满了我的后车箱。车在村口的木屋前稍事停靠,我没有忘记石墈壁上那七八朵毛绒绒的紫花,昨日老妇答应送我几株,今天当然也就不用客气了,我小心地从石缝间拔出两棵,放进一个纸盒,那里面有我早上特意从山中取来的腐殖土,我要把这两株野生地黄带回家去,我相信它们不久便会在我家小院里扎下粗壮的根来。
  开车下山,比上山来得轻快,半小时不到,已下到了半山。天上乌云密布,山野草木青青,黄色的毛莨、粉红的多花蔷薇、白色的金樱子和紫色的大蓟成群地从窗外掠过。车经过一个村落,画家们大声叫停,他们从车窗里看中了村中的一座廊桥。我看看时间,说,好吧,只能两小时。他们提起画箱飞一样跑进村去,我背了相机,跟在后面漫无目的地走,机子里面已装满了花草,两小时我能干什么?在一段残墙边上我停住了脚步,那里爬满了络石,绿叶中钻出一串串白花,络石花让我想起小时候玩过的纸风车,五个花瓣整齐地向右斜,形成一个叶轮,如果有一阵风,它们会不会真的转动起来呢?现在我知道自己有事要干了,我把相机打开,东挑西检删掉几张不尽人意的片片,给这些小风车腾出一个飞转的空间来。继续走,几枝轻淡的紫色从路边的一群马齿苋中探出身来,是紫草科的柔弱斑种草,它沿着纤细的枝茎开出小小的紫花,模样与盾果草十分相似,要区分它们,最好是去看看它们的基部,柔弱斑种草叶小而稀,盾果草的基生叶却蓬蓬勃勃。
  这个村庄不大,它的名字叫王口,已不属枫溪乡,但它跟枫溪的那些村庄也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土墙瓦屋,一样的麻石片小路,沿着小路走上十分钟,你就会把整个村庄走得千疮百孔。我这样走了十分钟,就走到村后面的菜园里来了,山里气温低,园子里面还都只是些菜苗儿,倒是去年留种的几株甘蓝和青菜,这时候开着热烈的花。在园子里我看到一口枯井,里面生长着一群叶子奇特的草,如果你知道植物界中有一族叫蓼,如果你知道蓼科植物中有一种叫戟叶蓼,那你现在看到的就是它了,它们每一张叶片都像一枝绿色的戟,从枯井深处汹汹地刺将出来。沿着菜园走,在一道竹篱面前,我心里面开始烦恼,我又得在相机内存里腾空间了,竹篱上爬满了忍冬藤,几百朵金银花齐刷刷伸直身子,张开翅膀,似乎在说,你不拍我们可要飞走了!
  转过菜园,眼前是一条通往后山的路,我正犹豫是否该继续朝前走,豆大的雨点突然就噼噼啪啪地打将下来,我在心里吐了口气,收起机子往回走。我知道现在自己不用烦恼了,要烦恼的是那些画家们,在一棵枫杨树下,我找到了骂骂咧咧的卫东,雨水正在他的画面上流淌,他一手挥动着画笔,一手拿一张餐巾纸胡乱地擦,现在那幅水彩是真正的水彩了,整个画面像一张被泪水涮烂了的涂满脂粉的脸。我幸灾乐祸地笑起来:撤吧,凡高。
  不远处,另几位画家手忙脚乱往回走,一个个像落汤鸡再也飞不起来了。
  只有我的车在飞,闽北山区的春雨在它身上扬起一路水花。
    
  最后,小结一下这次走枫溪的收获。行走一天半另两个早晨,行程约三十公里,共拍得植物74种,其中可确认46种,不确认28种,挖采植物一种两株。
发表于 2005-5-31 18: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盼的下怎么没有期盼的图片, 略有遗憾。
 楼主| 发表于 2005-5-31 21: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刚传图片时遇到点问题,稍待啊!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05-6-1 16: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总说我传的图片超过了允许的尺寸呢?前两个帖都没问题啊。 ?
 楼主| 发表于 2005-6-1 16: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算了,先引用吧。:)

[1] 毛柱铁线莲:毛莨科铁线莲属,木质藤本,产华东和华南地区,生于海拔300—1800米溪边、疏林或灌丛中。

 楼主| 发表于 2005-6-1 16: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2] 多花蔷薇:蔷薇科蔷薇属,攀援灌木,产全国大部地区,生于山坡、路边、林缘。

 楼主| 发表于 2005-6-1 16: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3] 戟叶蓼:蓼科蓼属,一年生草本,产全国大部地区,生于海拔2400米以下山谷湿地、山坡草丛中。

 楼主| 发表于 2005-6-1 16: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4] 络石:夹竹桃科络石属,藤本,产全国大部地区,生于海拔200—1300米林缘及灌丛中。



(这个花的形状好像风车哦,喜欢,呵呵。忍不住想,要是对着它吹口气,会不会转起来? [:Vg13])
 楼主| 发表于 2005-6-1 16: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5] 柔弱斑种草:紫草科斑种草属,一年生草本,产东北、华北、华东、华南和西南地区,生于海拔300—2000米山坡、草地或溪边。

 楼主| 发表于 2005-6-1 16: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6] 忍冬:忍冬科忍冬属,攀援灌木,产全国大部地区,生于山边林缘,有栽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绿色北京[GBI] www.GreenBeijing.net ( 京ICP备05020881号

GMT+8, 2019-8-21 19:08 , Processed in 0.19679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