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北京 - 网络绿色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729|回复: 0

为什么有‘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9-23 23: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界在‘自我’知觉中,其实是每个人最直观的心理感受,难免有疑惑偶尔在心中闪过,叫“为什么有‘我’?”,这无邪一问,令科学或宗教皆顾左右言它,无爽快有用之语对之?山中老夫身处愚人世界,难逃一俗,对空山闲话兼与诸君探讨之。

                               一、为什么避谈‘自我’起因

    一切围绕自我展开,万物萦绕于身心以外,问上句‘为什么有自我知觉?’并不过分,却总被斥为无聊招来白眼与口水齐飞、逻辑与信仰互搏,瞬间泛滥之情绪将众人思绪拉向不着边际时空。无端遭此莫名不忿,尔等多压服焦虑,转为生趣颇费周章。因何各说自话视民望不存,究其原因不外有二:

1、无法解释
    认识自我,宗教引领众望。西人将所惑悉数交付虚构之造物主,以解无由。佛教则力攻‘知觉’层面,干脆否认‘自我’存在真实性,‘无我’之说可免诸君穷究之扰。西方有名为‘达尔文’者创生物进化论,堪为科学化身,其人指点迷津,月:这是个意外!。众思趣处莫不推崇有加,‘意外’之说一可与神佛不搭;二可化追思无形;三可守唯物旧制,自我归属貌似有科学定论。然事出有因是不辩之理,说是‘意外’,岂止难消心结,简直辱民智商,为推逶不解之辞,可归笑谈也。仅就各家解‘自我’之言而言,皆为惑众。

2、必须解释
    人不为己有天诛地灭之说,珠锱必较为尔等生存之道,若非文明教化,人皆自认天下为一人天下,有吞吐无限之心。圣人之言、制度规章想来均为限制自我索取,亦难抑澎湃野心,相轻互斗逶迤不绝。如何令自我甘居人下,服从社会规范为守法小民?又如何看待生死归属,为存在确定必然理由,灭厌世自绝之思?无论从心理健康或社会稳定角度,都须对自我起因进行阐述,众可持之不惑。

  如此说来,无服众之解,释心中所虑,民当自解之。由是邪念横生,异端群起,众亦欣然自慰月起始有度,心灵需求成阴谋者自我实现之助力,佛首帝宗莫不如是。以‘意外’对,虽非良策却上可保纲常不乱,下可抚民所虑,其心可勉。然矛盾亦甚,于痛定遂起不复再议之心,姑且颉取过往揣测,各认其宗,唯求君安民安。但有疑虑发生,虽是心头一点,却如雷霆过空,惊起一众狰狞毕现,营营苟苟之辈以信仰逼诱,挟科学者拿反智之言相讥,稚拙心灵几许自由意志遂成不思定势。

                                          二、自我之境

    眼观三界外,世事了于心,闲看云舞风行之际老夫忽有兴致而生,且纵灵智扶摇百度,神思垂悬异类,入幽冥界中一探自我。

    然若论今人所崇之学,有沉郁一隅不解全局之陋。鉴‘科学’之始,言必称物质之科学,拒非物质事理。自然为并蓄之自然,集万物以成,西人谓之‘科学’者,非自然科学,仅物质之学也。未知领域辽阔深远,立‘唯物’独尊,有妄断未知之嫌;诡迷大众,有矫枉过正之非,自由心灵岂可受执‘唯’物论者制。
    单纯物质无法形成复杂生命构造,生命组成和非物质因素有关。天文观测物质排列有序,眼前目睹宇宙秩序应是物质与其所处背景盲目发展结果,但盲目的物质变化在一个广大范围内形成秩序后,秩序本身亦为自然构成因素之一种。有序的自然体系循序推进,仿佛自然这一部分完全拥有对其中物质的控制力,对体系内物质的完全控制力随秩序复杂化蔓延上升为总括全体的意识,自然意识一旦被启动………………
    让我们把深奥探讨交给浪漫想象,任何语言此时都不能准确表达那段非物质的神秘思想。
    -------有一个愿望被寄予繁星之上,自然整体需要一个能承载‘知觉’的载体。于是雄浑无上宇宙构造召唤浮游暗夜灵光策划出一个奇异构想,它一心一意要借助生命形态产生出‘对自身的知觉’来品味它所创造的伟大成就。小小精灵在宇宙轰然运转中萌动,欣欣然张开空洞眼睛看繁华世界在身边铿锵隆隆不知所以。那些蛋白质、神经元组织被更庞大的构造赋予神圣使命,要让自然拥有觉察自身能力。
    这么说来,开始目的并不是要创造生命,自然动机是希望在生命之上延续自然意识的演化。若生命全部内涵起源于辽阔构造之上,‘自我知觉’来龙去脉,要看自然构成。
    无尽宇宙望而生畏,自然系统完整面貌非诸位可知,但看自我之身或许会另有所得。既然自然系统提供生命存在形式从而赋予生物化学合成的组织方案,生物自我意识及延续不断的特征也许正是建立在自然系统‘唯一性’及‘不间断’之上。
    ‘自我知觉’是自然通过生命系统获得的精神延伸。从开始的简单秩序到自然意识的觉醒再到生命知觉的出现,智慧不断递升等级直至拥有匪夷所思觉悟。生命系统复杂性要远在自然系统之上,但生命无法脱离自然本质和初始意图。
  
                                         三、知觉轮回

    有意图自然部分长久稳定孕育更精妙图谋,生命获得长流永续实现梦想权力。意志的专著力却不足以长久凝聚物质致生物个体永生不灭,死亡、溃散是无法回避现实,于是不间断本质搜寻出路,繁殖成为生命延续的另类选择。生的日子忙碌于繁衍不休,建立在精神层面‘自我知觉’则超越物质弥散保持灵魂不灭。对‘自我’的知觉会于死亡之后转移至另一生物之上以‘我’自居,‘自我’存在不会做片刻的消停。
    ‘我’从那里来非不解之迷惑。‘自我知觉’是亿万年秩序演化的极至颠峰,是自然瑰丽的精神产物。‘自我’意识辗转于生物之间,给浮生以连翩幻想,既然知觉转移不受个人意志影响,捍卫人性的终极理想无外建立善待一切生命的社会秩序和道德思想,每一个被视为生命的物体都寄托着神圣的愿望。
    死亡不可中断‘自我’永存,剩余的浮游生命会继续完成自然构想。
      
    苍山脚下,南柯一梦,云雾山里,几句惺松之语,当随风卷天际不留痕迹。君可于熙攘之世寻诸般乐趣填有生之日,不亦乐乎。说到自‘我’起始,老夫还是深以为糊涂难得。


                                                     韩成   QQ14691799                                                                                                                                                                http://blog.sina.com.cn/zra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绿色北京[GBI] www.GreenBeijing.net ( 京ICP备05020881号

GMT+8, 2019-1-22 15:56 , Processed in 0.20921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